服务热线:

135454844441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联系人:张经理
电 话:010-51658461
手机:135454844441
邮箱:123456@qq.com
地址:江西省神话市神话开发区团结路99号
网址:神话.com
您当前位置:首页 > 站内资讯 > 正文站内资讯
新金沙真人
来源:网上转载
那年暑假我与姐姐的恋情性事(2)推荐上一篇性爱故事:开头的过程那年暑假我与姐姐的恋情性事(1)--------- “哎呀呀……”  “没事嘛?很痛吗?”看到我脚踝又黑又红的肿了一大片,姐担心的问。  “没事……小意思……”我勉强的回答,但额上冒出的冷汗已经出卖了我强作镇静的表情。  随着海浪的潮涨潮退,礁石间的裂隙经常都藏着不少贝壳小螃蟹,而我那结了婚但仍天真无邪的大姐,就总爱拾一大堆这种带了回家都不知放在哪里的无聊事物。  当然,拾贝壳这种充满高尚情操的伟大工作其实是由我这个抗不了圣旨的小弟去做,大女王只是负责发施号令。  唉~刚才在沙滩随地贝壳又不拾,只顾着玩水,现在这边礁石又湿又滑才兴起要拾贝壳,我这位大姐还真的是蛮任性啦。  “哗~那个贝壳好漂亮哦~我要我要~”佳琪姐手舞足蹈,活像指挥官的指这指那。  “好好好~”而我为了满足大姐的一时兴致,虽然明知这些可怜的小贝壳明天就会出现在家中的垃圾桶里,但仍是唯唯诺诺的弯下身子,给姐拾了不少。  在天色已经开始灰暗的情况下,仍可以侦察到那些小小的花碎贝壳,我不禁怀疑大姐在加拿大的一年是不是做了红外线镭射眼的整型手术。  由于礁石上长满藤壶和青苔,滑溜溜的,我在开始的时候都是非常地小心翼翼,到后来习惯了才开始放松下来。  不过,就正如老师所说,世界上超过百分之八十的意外都是在放松的时候发生的,过往我觉得这是废话,但这一刻,我不得不相信,老师始终是有他的道理的。  “哎哇~”  就在拾起其中一片浅蓝色贝壳的时候……我当然会记住是那该死的浅蓝色芋螺,因为是它害我受伤的,右脚一滑,足踝踏在两礁石中间的裂隙,整个人就重重的栽倒在长了青苔的礁石上。  本来想为佳琪姐做一点事,结果倒是出了洋相。  “建宏~~”姐也不理手上的贝壳,随手就扔下,惊慌地跑上前来:“没事嘛?”  我勉强地坐好身子,拍一拍身上的青苔,装作没什么的回答:“没什么啦,只是滑倒了一下,小事……哗~你怎么把贝壳都扔了?花了我很多劳力的哦~”  姐也没有理会我的说话,只是不断摸着我因为摔倒扭伤的足踝。  好不容易把我扶到栏杆的里面,坐在那条经过修筑的小路上,佳琪姐担心的问我:“没事吧?要不要叫救护车?”  “不用吧?只是滑倒一下叫救护车,也太浪费政府财物了啦。”  “那……我扶你回去沙滩那边?”  “嗯……哎……”  “很痛呀?没事嘛?”姐脸上露出忧心的表情。

  “没事……”我从来没有想过,只不过是这样轻轻的一滑,已经可以为自己一向觉得还不错的身体带来如此的痛楚。  “你的足踝都黑了啦,是扭伤了,我背你回沙滩吧?”  “背?不用了啊~大姐,这儿人多得很耶~”  “唉,受了伤还要赌气的,这样不可爱啊,来,是大姐的命令!”佳琪姐以从未有过的凶态度大声说。  “嗯……”结果,虽然万分不愿意,我还是乖乖的骑了在亲姐的背脊。  我身高170,本身属于比较瘦的类型,身重只有52斤左右,想来姐背起我也不会太吃力,只是那一阵酸酸的感觉就叫我很不好受。  作为一个男子汉,居然还要姐姐的照顾……  “这样子,令我想起以前呢~”在背着我的时候,佳琪姐突然说。  “想起以前?”  “嗯,你小时候,我也是经常这样子背着你去玩的啦,有一次还害你在公园跌了一跤,流了很多血啊,今次背你一下,就当是赔给你吧。”姐轻松地说着。  “姐……”  在我记忆中,根本已经完全忘了有这一回事。  过往相处的日子,我对姐的认识是留着如此大片的空白,而她却好像知道我的一切。  不知怎的,明明腿是很痛,明明足裸是瘀黑了一片,但当闻到姐头上那带着海盐气味的头发,与及想起跟她背脊贴紧的身躯,我身体又有了生理上的变化。  不要,我求你不要,不要在姐面前暴露我下流的想法。  可是,我的身体并没有听我的说话,被姐姐背起的一刻,我勃起了,整支硬蹦蹦的性器毫无保留地压在亲生姐姐的背脊。  本来可以跟佳琪姐到沙滩玩,我觉得这是快乐的一天。

  但相对于此刻可以和姐姐可以有如此亲密的身体接触,我内心有的,只是一片无地自容的愧疚……  回到家中,老妈子看到我手上扶着那条在沙滩拾的棍子,一拐一拐的回来,惊慌地问我:“发生什么事了?”  姐笑了一笑:“没什么呀,这小子不小心的滚了一个大翻,扭伤了脚啦。”  “怎么那么不小心啦,快点搓跌打酒吧~”妈慌忙地从杂物房拿出那瓶黑漆漆的跌打酒,姐接过后就扶我进房间。  “呼~”坐在自己的睡床上,我呼一口冷气,然后鼻头嗅得一阵浓烈的药酒味,刹时整间房间都充满着跌打酒那种独有的气味。  “好臭~”我捏着鼻叫。  “笨蛋,没它就痛死你呀,还嫌这嫌那的,快点提起那大猪蹄吧!”  “干么啦?”  “你的足踝扭伤了嘛,我帮你搓一下。”  “不、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我扭扭怩怩的嚷着。  “唉~你哪会啦,跌打酒要搓至渗透入皮肤内才会有效的,还是我来吧,说到底你是为了替我拾贝壳弄伤的,我也有一半责任啦。”佳琪姐一面说,一面已经把黑色的跌打酒倒在手中,猛力擦掌。  “真……真的要吗?”  “不要用这种下流的声音说嘛,只是足踝呀,人家以为你在说什么哩~”姐羞红着面说。  “嗯……”我无可奈何的抬高那只又黑又肿的右脚,姐想也不想,一手按在右脚足裸就是用力的搓揉。  “痛痛痛!”我禁不住发出了惨痛的叫声。  “唉~男生都这样没用啦~”姐没好气的望着我说,好像要跟我赌气似的,接着更是加大力度,掌心不断猛力的擦呀擦,痛得我叫苦连天。  虽然姐的玉手漂亮得可以柔若无骨来形容,但这样的所谓“身体接触”,还真叫人难受啊。

  “好了。”好不容易煞过这个超痛苦的时光,姐姐终于搓好了,她一掌用力拍在我大腿上,站起来说:“妈子煮好饭了,出去吃吧!”  “嗯……”我想死呀~~这个晚上,因为不能沾水,我没有洗澡,只是用毛巾抹了身子一遍,而姐姐说我是病人,也把床让给我睡了。  “不用啦,我打地铺可以了,要姐姐睡地上,我始终是过意不去的。”  佳琪姐爽快地摇一摇头:“不了,你是伤者嘛,要好好休养。”说着便把身子钻进铺在地上的被套里。  “姐……”  和昨天一样,狭小的房间内,只躺着我们两个身上流着相同血液的亲姐弟,但在我的心头,已经完全失去了昨晚的兴奋,有的只是因为自己令姐姐添上麻烦而自责。  我是多么的没用啊,什么也带不了给姐,就是连拾贝壳这种小事,最后都会变成这样的一团糟。  我一直活在佳琪姐的照顾下,就是连一点点,都不能给她带来高兴。  我凭什么去爱我的姐姐……  今个暑假之后,佳琪姐就会回到加拿大他丈夫的身边,而在她心目中,我就永远只是一个要她照顾的小弟。  想到这里,我的眼眶很自然地溢满了泪水。  “嗦……”在静得连呼吸声音都可以听见的密室内,我虽然已经极力不发出声响,但仍是被姐姐发觉了我在饮泣,她弓起身子坐在地上,从床的旁边竖起头来,看到我满面泪水,以为我痛得哭了,担心的说:“真的很痛吗?还是去医院吧?”  我摇一摇头:“没。……我只是……觉得自己很没用……”

  “傻瓜。”姐叹一口气,摸着我的脸说:“只是滑倒了一下,不用说自己没用吧?我的弟弟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没自信了?男子汉,要挺起胸膛做人啊。”  “男子汉。……,我算是吗?16岁了,连照顾女生这种事都做不了,还可以算是男子汉吗?”  我制止不了眼眶不断涌出来的泪水,也不理会在姐面前露出软弱的一面,放声恸哭,姐看了更是觉得伤心,她双眼通红,整个身子慢慢从地上攀跻到床上,双手紧紧夹起的我面额,两片薄薄的唇很自然地贴到我的嘴上。  这是我们第二次接吻。  从脸庞滑下来的泪是咸的,但落在我嘴边的同时,已经变成甜味。  第七章  虽然有了昨天的经验,但我仍是紧张非常,灵魂一刻间好像飞出了躯壳。  姐在主动吻我。  佳琪姐的唇很热很温,犹如带给我最温暖的支持,细嫩的樱唇紧密地封闭着我的嘴巴,不让我再说出半句泄气的说话。  “姐……”  这一个吻比我想像来得长久,而最令我震惊的是,期间姐慢慢地张开两片花瓣般的薄唇,然后一条又温又甜的软肉便柔滑地闯进我的口腔内。  是佳琪姐的舌头。

  16岁的我从未认识湿吻这一回事,甚至在电影中也没看过;佳琪姐这个举动令我感叹到,接吻这个我一直以为只是嘴碰嘴的活动,原来要比想像中深奥得多,我彷如一个生涩的小童,只是随着姐姐那灵活舌头的摆动,作出稚拙的模仿,学着用舌尖迎合姐的节奏,偶然又稍稍伸入她的口中,贪婪地吸吮当中美味的蜜饯。  “嗯…”在舌头的交缠下,姐的喉头发出阵阵性感的音符,对我来说没其他声音比这个更具催化性欲的功效,加上这时姐的大半身子都已经压在我的身上,隔着轻薄的被套,我可以清楚感受到佳琪姐那柔软而温暖的躯体。  “姐……”在心情激动下,我感到一股热烘烘的暖流急速地往分身流去,在姐白嫩玉腿的挤压下,性器早已经血脉愤张,显露出从未有过的兴奋。  而正因为两人的身体正是如此的紧贴着,毫无疑问姐亦会察觉到我生理上的变化。  再一次在心爱的姐姐面前败露自己的下流,我觉得又是惭愧又是羞怯,但同时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  我真是一个可恨的变态。  过了很长很长时间,姐的樱唇才缓缓离开我的嘴,看到我眼角的泪水都已干成泪痕,姐柔声说:“哭够了吗?男子汉不要哭呵。”  “……我不是男子汉。……”我轻轻摇一摇头。  “是吗……”接下来,佳琪姐对我做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她的手慢慢向下伸延,直至触碰到我那硬朗的分身上:“我觉得已经很男子汉呢~”  “姐……”我从来没想过,姐姐会对我做这种事,的确以往我曾多次幻想姐自渎,但就从来没想过,跟姐会有这样的接触。  嗄……我是做梦吗……  我的心扑扑的跳,对于姐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期待之余又觉羞愧,在碰到我的性器之后,姐的手没有停顿下来,而是继续温柔地探索着当中的虚实,从顶端部份缓缓地向下伸展,细心地抚摸硬物的每一寸,甚至连肉囊都轻轻地揉搓了好一阵子。

  好舒服唷……  我讶异的望着姐,但她脸上放着的是一张心里有数的面容,我根本作不出一句说话,只是有如一只弱小的动物,享受着亲人向自己施与的淫戏。  “你好大唷……”佳琪姐以世间上最性感的声线,在我耳边轻嗫一声。  对一个男生来说,这一句说话无疑是增加其自信心的最好魔法。  在来回抚摸了性器的全部多次之后,姐开始慢慢拉开我睡裤的裤头,然后将柔软的小手伸进内裤之中,她的指尖先在刚硬的阴毛上游荡了好一阵子,然后再用掌心包含着那充满褶皱的肉囊,轻柔地玩弄当中的春丸,最后当炽热的性器被滑腻的手指头直接触摸到的一刹那,我浑身不自觉地打了一冷颤,全身的血液都在体内胡乱地翻腾跳动着。  呀呀……佳琪姐……现在握着我的……  佳琪姐的手指很柔,宛如无骨节的软体生物,黏附在我身体最脆弱的器官上,而且亦彷似要知道它的全容一样,细长的手指贪婪地走遍性器的每一角落,令其体积膨胀至最大限度,最后五根玉指围着硬物的圆周绕了一围,略带激动地将其牢牢握住。  同一时间,在微微的光线当中,我看到姐的脸蛋亦是染满羞涩的红霞,她再一次把唇吻向我,似是要阻止我发问任何一个会令双方感到难堪的问题。  “嗄嗄……”  在两嘴紧密的贴近下,我可以清楚听到姐凌乱的鼻息,握着阳具茎干的右手开始缓慢地向肉囊的方向推前,直至整片包皮都被褪至龟头之下,接着拇指就放在性器光滑的顶端上,开始有节奏的来回打圈。  呀……嗄……  就在敏感的粉红嫩肉遭受到指心玩弄的一刹那,我感到彷如热浪般的快感从性器涌遍全身,虽然过往我亦曾用手指玩弄过自己的器官,但这一刻所感到的快慰根本就不是自渎可作比拟。  呀……呀呀……  我没再在姐面前掩饰自己的快乐,嘴角发出享受的轻哼。

  姐的手指沿着龟头的嫩肉打转,划过伞状的外环后,便将马眼渗漏出来的液体磨遍顶端的全部,而其余四只手指就握着茎身的中央玩弄,在温柔而熟练的摆动下,我很快就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当中。  嗄嗄……好舒服呀……  由于这一阵由下体带来的快感实在是过份地强烈,我根本无法一心二用,舌头只是迎合着姐那巧舌的玩弄,完全不懂得反应抵抗。  姐的动作越来越快,五只青葱般的手指紧紧握着我的性器上下摇动,而自己的小嘴亦不断呼出淫秽的香气,叫我无法不被带上快乐的顶峰。  呜呜……太棒了……射……要射了……  我真的不想在姐面前展露出自己的能耐,但这种人世间最大的快乐着实令我控制不了自己的冲动,一阵阵雪地白花的感觉直冲脑门,我就知道性器的忍耐已经到达极限。  “呀~~”  在情绪和快感都攀到最高潮的一刻,我激烈地抽动着臀部的肌肉,一下神经松弛的感觉,大量精液便啪啪地从马眼射出,直将阴毛和肉裤都沾得湿漉漉的。  “射了……建宏你射了好多哦……”由于一切是在内裤下进行,部份精液把姐的手都沾湿了。  呜呜……  我没法回答姐的说话,射出大量精液后的性器仍不停的抽搐和颤抖,白色的精液断断续续,一下又一下的从龟头前端的裂缝流出。  “建宏你射了很久啊,好棒……”  当所有精液都射个精光之后,姐的手还是没松下来,而是继续使劲地握着那仍然硬挺的性器不断向前捏压,务使把输精管内剩余的所有精液都挤压出来。  嗄嗄……真是太舒服了……

  高潮过后,房间内只充斥着一阵栗子花的气味……  当一切都从灿烂回归安静的时候,我带着诚惶诚恐的眼神,望着一刻前还在替我手淫的佳琪姐。  “姐……”  姐的脸上仍是一脸绯红,她用手指温柔地替我轻抚因为射出大量精液而微酸的肉囊,羞涩的说:“舒服了点没有?”  我点一点头,姐微笑说:“你射了好多哦,还不是男子汉吗?”  “男……男子汉是从这种事去判定的吗……”  “我怎知道……”姐羞得活像个初恋的小女孩,叫人难以想像她是个一刻前才刚刚主动替弟弟手淫的女神。  “姐……谢谢你,为了我……要你干这种事……”  “没啦,青春期的好奇嘛~”姐向我作了一个俏皮的眼色,接着又换上一个认真的表情说:“你对自己要有自信啊,家里只得你一个男生,妈子对你期望很高,不要令她失望。”  “嗯。”为了姐你,为了妈,我会努力的。  “……要不要换一条内裤?都是那个了……”佳琪姐的手缓缓离开我那条已经委靡的性器,从床边拿起纸巾,把自己掌心的精液都抹掉。  “嗯嗯……佳琪姐第一次给我弄出来的,我想再感受一下。”  “哗~~你好邋遢啊~~快去洗一下,不然满房都是那个的气味,叫人家怎睡?”  在万分不愿之下,我扶着那仍然肿痛的足踝,被佳琪姐推进了洗手间。  脱下内裤,看到那被精液洒得一团糟的阴毛和内裤,我觉得一阵前所未有的快乐和舒畅。  姐替我手淫了,她碰了我的性器,抚摸了我的肉袋子,连火热的白液都沾到手上。

  姐……  回到房间,姐已经再次躺在地上的被套内睡了,从那夸张的鼻鼾声音,我就知道她是在装睡。  刚做完那种事,大概怕要面对我吧?  只是我也找不出半句可以跟姐说的话,于是只好乖乖的爬回床上,钻进温暖的被窝,回味一下刚才的激情。  可是,就在我一下子躺在枕头的时候,一件硬物刮痛了我的脸。  “痛痛…是什么家伙啦?”我弹起身子往枕头一看,是一个浅蓝色的芋螺。  浅蓝色……芋螺?  是今天害我扭伤的浅蓝色芋螺。  我一直没有留意,原来姐姐在我不觉时把它拾了回来。  这个是纪念我扭伤的纪念品吗?  还是……纪念我们有了一个难忘的旅行。  想到这里,我不禁再次望向睡在地上的佳琪姐,我有一种冲动,想扑下去,紧紧的拥着她。  但最终,我没有。我只是安静的坐在床上,默默地看着我心爱的大姐。  姐,谢谢你……  我爱你……  第八章  “喂,建宏吗?大姐呵~我在嘉雯的家玩……嗯……今晚不回来睡了……替我告诉妈子不用等门……好好……拜拜~”  在我连搭嘴的机会都没有的时候,佳琪姐已经一口气说完要说的话,然后叮一声挂断了线。  “嘟嘟──”听着对边那冷冰冰的电话空号声音,我胸口涌上的,是一阵说不出的茫然若失。

  已经是第三天了,自从那一个晚上,姐姐替我手淫后的一天开始,佳琪姐就总是早出晚归,今天甚至说不回来睡了。  本来以一个离港一年的女生,回来后四处找旧朋友叙旧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可能是太巧合的关系,令我不得不很自然地把这个和一些无聊的事情联想在一起。  我觉得……佳琪姐好像在避开我……  在发生那件事后,本来以为我俩的感情可以更上一层楼,但事与愿违,我们的关系非但没有拉近,反而有一种疏离的感觉。  姐到底在想什么……  “建宏这么晚了还没睡吗?”听到妈子的声音,我随便地回了一句:“今晚电视有好看的,想多看一会。”  由于是暑假不用早起床,妈妈也没像平日的唠叨什么,只是自顾自的回房睡觉,而我就郁闷地侧卧在黑漆的沙发上,眼珠随着电视机中那色彩缤纷的影像晃动,可是心思早已飞往九霄云外。  大姐今晚会回来吧?昨天已经没回家睡了,今晚总不会又在外面留宿吧?  望一望挂在墙上的大钟,差不多一点了,但我仍下了决心要等姐姐回家。  虽然我也不知道,即使给我见了佳琪姐又可以怎样,说我爱你吗?还是要求她再替我手淫一次?  但这时候我也没管了,反正就只是想说一些话,什么也可以,只是要说一些话……  一点半。  当大门终于响起咔嚓锁匙开门声音的一刹那,我原本懒洋洋躺着的身子像那些已经荒废多年,再次开动的古老机器,笨拙地从沙发上端好。  同一时间,我的心脏亦是不断碰碰的跳动,彷似是即将要被老师接见家长的小学生。

  怎么了,只是大姐呀~“咦?建宏还没睡吗?”门一打开,果然是身穿深蓝色吊带长裙,手提着深啡色手袋的佳琪姐,她看到我这种时间仍睡在沙发上,稍稍错愕的问我。  “嗯,电视好看~”看到大姐动作优雅地把大门关上,我虽然紧张得差点要流汗,但仍故作冷静的回答。  “哦~有什么那样好看吗?”关门后大姐好奇地走到沙发旁边,望望我看的是什么节目,而当目睹那条深蓝长裙背后勾划出其浑圆屁股线条的时候,我的心又是一震。  不要这样子好不好,总是盯着姐的身体,你的所谓爱难道就只是建立在肉欲之上吗?  “有什么好看啊?都是看过的老节目嘛?”  “哈哈~你年纪大当然是老节目了,我没有看过可就是新节目的啦~”  “好呀~又是一脚踩过来哦,不跟你说了,洗澡~”佳琪姐甩一甩头,向我嘟一嘟嘴就转身回房换睡衣洗澡。  唉~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我是不得不像平常一样跟你斗嘴的呀。  不过无论如何,想到今晚终于可以再次跟姐姐同房,我内心的喜悦还是多于一切。  好容易又是半小时,佳琪姐是喜欢把浴缸注满热水慢慢泡的那种女孩,所以洗澡的时间也比一般人长。  洗手间的门打开,姐用浅黄色的毛巾抹着微湿的发脚,看到我仍是对着那正播着老片的电视,又是一个惊奇的面孔:“真的有那么好看吗?两点多啦,要睡了~”  “还很早嘛……”我搔一搔头,装作那些不肯睡但又被迫要睡的孩童,老大不愿意地关掉电视,其实内心却兴奋得不得了。  等了一天,这个时候终于来了。  回房后,姐姐熟练地铺好地上的被套,而我就抢着要钻进去:“姐呀,我的脚已经不痛了啦,床还是让回给你吧~”  “呵~我的好弟弟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好了?”姐两手叉腰,作出一个扬眉浅笑的可人表情。  我笑笑回答:“我一向都是那么好的啦,只是姐姐不会欣赏了吧~”

  “哈~满会说话的,好啦,以后多欣赏就是了,要睡啦。”姐扭一扭我的鼻子,便着我要睡觉。  午夜两点半。  期待了一整天……应该说是等了好几天的共处时刻终于到了,却想不出一句半句话来,躺在温暖的被套内,我暗暗怪责自己的没用。  而似乎,姐姐也是没有什么可以跟我说,寂寥的房间内出现了多次被褥拨动的声音,显示出姐在床上不住地转动身子,以她一向良好的睡姿,我猜想她亦是睡不着,而且在烦恼着某种事情。  不会是因为我吧?怎么会,对了,一定是挂念身处加拿大的丈夫,毕竟回港已经有五天了,连同乘飞机的时间,两口子分别了一星期,有点挂念亦是很正常的吧?  俊荣哥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可是就在我想东想西的时候,佳琪姐清脆的声音竟然又划破了安静的空气:“建宏你睡了吗?”  “唷……没……今天早上睡太多了,还不倦……”听到女神突然向自己发出呼唤,我的心脏像突然开动了古老的火车头,一刹那碰碰的跳动。  “哦……”佳琪姐哦了一声,语气欲言又止的,好像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气氛沉默了好一阵子,我像受刑的死刑犯等待法官的宣判,可是却迟迟得不到答案。  “姐……你昨天在哪里留宿了?”由于实在受不了那种像等死的冷漠空气,我终于按捺不住,主动将话题打开。  “嗯?在嘉雯家睡了……”  “嘉雯姐不是结了婚吗?哗~你24岁高龄,还好意思阻着人家的啦?”  “什么阻着那么难听了,她老公文伟也是我中学的同学,只是太久没见聊得高兴吧,哪有你说得那样讨厌~”姐不服气的说。

  “是呢……那个时候你的确好像跟嘉雯姐感情最好,我也经常看到她过来玩的。”嘉雯姐是佳琪姐从小学就认识的朋友,个子胖胖的,属于活泼女生型,至于样貌嘛就不提也罢。  她可以嫁的出去,是神的恩赐,嗯。  “她有了身孕啊,胖了一个码……”姐继续说。  靠~那条本身已经是恐龙的嘉雯姐,居然还有空间可以再胖一个码?噢~她的丈夫无疑是世间上最良善的好人,我有权相信他们的爱是真摰的,他深爱着嘉雯姐的灵魂,而并非如世上其他肤浅的男人,只把着眼点放在虚幻的肉身之上。  “唉~小学时的同学都要当妈妈了,我也不得不认老啦……”佳琪姐感叹的说。  “这只不过是你们太早经过了人生的某个阶段,才会有这种错觉吧?我觉得姐姐你还是像个小女生啦……”我侃侃而谈。  “你这是赞我还是笑我啦?”姐从床边伸出头来。  “没、没什么特别意思啊,你们女人不要那么敏感好不好?说你成熟以为骂你老,说小女孩又觉得笑你蠢。”我无辜的答着。  “好啦好啦,我不想太多就是了,一年没见,建宏真的长大了很多啦,居然学会教训姐姐了。”  听到姐姐口中说出长大两个字,我的内心不期然又忆起三天前,佳琪姐以极尽诱惑的声线说出的话。  “我觉得已经很男子汉呢~”

  “你好大唷……”  在你的心目中,我是不是真的已经是一个男人?  “对了?建宏你明天有空吗?”在我仍陶醉于当日旖旎场面的同时,睡在床上的佳琪姐突然干咳一声,问了我一个出其不意的问题。  “喔?有空喔。”  “嗯,明天我想去探一位朋友,你跟我一起去好吗?”姐小声的说。  “跟你一起去?你朋友我认识的吗?”我很自然的问。  “是我的旧同学,你应该都见过的。”  “那……你的旧同学我去见干么耶……”  “不要问那么多啦,当是陪一下大姐成不成?”  “好啦好啦~小弟为了亲爱的大姐,上刀山下油锅在所不辞。”我勉为其难的回答。  “嘻嘻~算你吧,好啦要睡了,明天约好11点的啊。”  “是的是的。”  明天一整天都可以跟佳琪姐一起了……对于姐姐这个突然的邀约,我内心有着的,是说不出的甜滋滋。  果然,甜会变酸这种道理,我中学时已经有学过……  “这个是我的旧同学雅琼,你以前也见过吧?这位是她妹妹雅仪。”到了姐姐同学的家中,佳琪姐向我介绍着。

  “你们好……”望着两位初次见面的女生,我礼貌的点了两下头。  姐的同学……我有见过吗?怎么好像一点印象都没有……我总觉得,姐带我来是有另一种目的。  “佳琪这么久没见,还是一个样子啦,保养得不错啊~”雅琼姐亲切地拉了大姐往一边。  “才一年想怎样了,变了大肥婆才满意吗?”坐下不久,两位老朋友就嘻嘻哈哈的聊起琐碎事来,而我坐在旁边,就活像一个……白痴……  “对了,上次表哥给我们买了新的电玩都不会玩,你教雅仪一下吧?”看到我无所事事,雅琼姐体贴的说。  “哦……”玩电玩,总算比当石像好吧。  我走到电视机前,把电玩的电源接驳好,然后转头问雅仪:“你不会玩什么啦?”  这位样子还算可爱,但表情冷若冰霜的女孩简单直接地回答道:“什么都不会!”  好……好一个精确而又毫无犹疑的答案……  “那……玩赛车吧?”我提议道。  “好!”雅仪的答案,简直可以用斩钉截铁来形容。  这一位女生,将来必定非池中物……  “哈哈~那儿还有变色的指甲油卖吗?好想看看啊~”聊了大约一小时,两个人说到女人生活上的必需品。  “那不如去逛逛?加拿大买日本化妆品贵一点吧?”雅琼姐提议道。

  “好啊好啊~~”说到装扮,姐像小女孩的兴奋大叫,然后转个头向我说:“建宏,我和雅琼去逛一下街,你和雅仪继续玩电玩吧。”  靠?不是吧?你们跑了留我在这儿?我可不认识她的啊~可是连反抗的时间都不留给我,两位女生已经提起手提包,像灾难片中的女主角般,以逃难的脚步跑了出去,只留下两个今天才认识的“孤男寡女”。  这……算什么?  我望一望旁边的女孩,只见她仍是没有半点表情,好像对面前的突变毫不在乎,冷漠得叫人不寒而栗。  你不会……是机械人吧?  “一点了,我想看体育台。”女孩望一望表,声线毫无抑扬顿挫的说。  “哦……好。”这是你家,难道我有权反对吗?我关掉电玩,重新把电视频道调到有线电视的体育台。  是摔角节目吗?你不是看这个吧……  女孩没答话,但从她不动一动的眼神,我想这的确是她要看的节目。  而且当电视上那些摔角手遭受到对手的攻击,即是什么倒头桩呀,夺命锁呀的时候,这个全日没任何表情的女孩,嘴角竟然会流露出一丝笑意,看到摔角手被打得一片红一片肿,面容发出惨痛扭曲表情的同时,眼神亦闪烁着兴奋的神彩。  救命……我想走……  第九章  晚上九时。  这两个鸡婆……虽然我的确是很爱我的姐姐,但此刻内心无尽的愤慨仍是不得不使我用没礼貌的态度对待她,你们竟然可以一去就是九个小时呀。  “好啦,打扰了,今天很开心啊~”佳琪姐像中学生分手一般,和雅琼姐紧紧的拥抱道别,临走雅琼姐还不忘说:“建宏有空要多点来跟雅仪玩哦~”

  还……还会来吗?你知不知我今天做了什么?看了一天电视呀,还要是拳拳到肉的“凶残夺命摔角”、血肉横飞的“死亡真面目”,与及两个小时都是映着那些全身溃烂、离死不远病人的“AIDS.患上爱滋病的末路”。  回家路上,姐看我全程印堂发黑,不发一言的,主动地拉起话题:“怎样?  今天玩得开心吗?“  “哈哈~开心死了~”我干笑两声。  “那就好……”姐满意地点头。  “你以为真的好吗?这算什么了?把我放在那里自己跑了去?”看到我这位呆大姐真的以为自己的弟弟过了很“快乐”的一天,我终忍不住怒吼出来。  “嗯?我们以为给你们一点单独共处的时间嘛……”姐表情无辜的说着。  给我们一点单独共处的时间?你指我跟雅仪?告诉你,这个女生长大后只有两条出路,好的当验尸官,不好的当杀人犯!  “雅琼的妹妹不错吧?今年15岁,当我家小弟的女朋友正好啊~”姐双手按在我的肩膀,笑着说。  “姐……你今天是为了……给我做媒?”我盯着佳琪姐问。  “也……也不要说做媒那么老套,只是雅琼刚巧有个妹妹,看你们还蛮合衬的,便介绍一下,当个朋友啰……”姐满不好意思的说。  “是这样吗……”听到这个事实后,我不知怎的心中突然涌起一阵说不出来的怒意,眉头一紧,也就不理会穿着高跟鞋的姐姐跟不上,只是加快脚步,独个走回家中。  到家后我仍是不发一言,吃过妈妈煮好的饭,洗一个澡,便一股脑钻进铺在地上的被套,装作要睡觉。  而到了12点左右,佳琪姐才进入房中。  “喂。”她轻轻踢我一下,小声问道:“睡了吗?”

  我没有回答,只是夸张的呼了两声鼻鼾以显示自己的不满,姐姐有点没趣的跳到床上,还不忘故意踏了我扭伤的足踝一脚。  “哇勒~”痛处被踏,我忍不住叫了出来:“小心点呀~才刚好了一点,搞不好会断的啊~”  “哼~我是故意的啦~你这种没良心的小弟,断脚亦是应该的!”佳琪姐像个赌气的小女孩,嘟着嘴说。  “哗~谁没良心了,我被放鸽子放了一天啊,还说没良心吗?”我抱着痛脚叫嚷。  “我哪有放你鸽子了?人家是看着小弟没个伴,特地给你介绍一个啊,有这样好的大姐别人感激都来不及了,你还要发脾气耶!”姐不满的说。  “我…我不用你那么多事要给我介绍女朋友啊!要交女友不会自己找吗?”  我大叫。  姐啊…难道你不明白,我生气不是为了其他,就是因为你要给我介绍女生,难道你一点都不明白我的心意吗?难道你真的没感到我对你的爱吗?  对于佳琪姐这个出于关心但却令我痛心不已的答案,我情绪立刻激动起来。  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原本躺着的姐会直起身子,双手交叉抱于胸前坐在睡床上,呆呆的望着我。  “姐……”这时候我从地板仰望向她的身影,只见漫丽的月亮光线从她背后倾泻出来,勾出佳琪姐动人的线条。。。。。。。。。。。。。。。。。。。。。。。未完,待续,性爱好者两性健康网www.cna5.net请收藏我们的网址方便下次阅读。


http://mail.cibic.dev.dmsdn.com/POxD6/rmhWO.php
http://s229-116.furanet.com/m2kT/HeiVkK.php
http://pushads.drea.com.sg/lp1m/NFKrN.php
http://www.esxense.com/sPoZV9/ZLeEE.php
http://vianawin.com/wf4Ya7/Uebrva.php
http://rama1.webmarket.co.ua/o9lT0F/SWM2H.php
http://volkswagensto.kiev.ua/qIAfoJF/HkuMu.php
http://www.retirementplanningvirginia.answersaboutwealth.com/KywGX/kg2wqJ.php
http://sewonaps.twaserver4.com/KSEgHx/6l6d6mk.php
http://hosclothing.com/Gd1bm/lSNaXxg.php
http://vuongthien.mangvinhphuc.com/5e4zc7M/SvKvhX.php
http://purespacegroup.logicaljack.co.uk/TaXr/bOuGp9.php
http://www.racinedogtrainer.com/Ixppzv/LybsGi.php
http://aajustatest.newsos.newscorp.wize.mx/lblXr/jzGw1b.php
http://www.radwan.fslabs.net/gPEAOLy/8rWseYJ.php
http://home.times-pc.com.ar/rk3Y/hU9iSG.php
http://dev.operatingdocs.com/vLxkg9k/XCMO1a.php
http://blsci.bulbrocket.com/SKJKIg/bRWLexZ.php
http://hnl.cgmfunnels.com/eWxpF1O/ZToIGNi.php
http://villarouca.com.br/O6exSj/6JwJr.php
http://cryptoshop.co/gunvPK/OEN6E.php
http://mail.zdwochstron.pl/XSgc4AS/Jv5L8.php
http://azizen.com/LMGbs4F/Ksnfb.php
http://makemelearn.vworks.in/CmYEKtL/IpITRw.php
http://aasufsc.ufsc.br/x1j06u/6uPiNG.php
http://blinfra.com.br/KeFm/tXRSfHx.php
http://mail.dougterry.co.business/r5Me/Rv1GA.php
收缩

扫一扫,关注我们